当前位置:主页 > 澳洲留学 >
港大签约面试班
详细信息

澳洲私校学费年涨幅约同期通胀率的两倍,某些地区家长承受压力大

时间:2019-12-03 10:02点击:

    澳洲私校学费涨幅几乎是同期通胀率的两倍,并且在过去十年内持续超过工资涨幅,继而导致澳洲130万私校家庭背负的教育成本明显攀升。教育融资企业Edstart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澳洲私校消费涨幅为3.1%,几乎是同期通胀率的两倍。Edstart于近期对澳洲全国1600户家庭进行了一项调研。结果显示,私校学费占家庭税后收入的比例平均高达35%。在南澳和维州,这一比例接近40%。具体而言,某些地区的家长承受压力明显更大。例如,悉尼市中心麦格理文法学校(Macquarie Grammar School)今年的学费上涨了10.8%。
 

    墨尔本东郊的艾玛斯学院(Emmaus College)学费上涨了6.9%,布里斯班西部的图尔特霍尔姆学校(Stuartholme School)学费上涨超过6%。然而,学费上涨并不仅仅局限于富裕郊区的顶级私立学校。

    梅利莎埃利斯(Melissa Ellis)夫妇一家居住在在堪培拉,他们拥有4个小孩。其中3个孩子在天主教会学校上学,另1个小孩今年刚上了公立学校。据其透露,当4个小孩都在天主教会学校上学的时候,每年的学费支出高达37,000澳币。

    她说:“我丈夫每周必须工作六天。我在家也得工作。我通过e-Bay二手物品销售来补贴家用,帮助他们支付费用。”

    “事实上,不仅仅是学费,还有其他费用产生,例如外出露营费用在400-700澳币不等。圣诞节还有一笔1000澳币的费用要付。”
 

    事实上,这对夫妇的4个小孩在更早的时候都就读于当地顶级的英式私校,但是疲于支付学费而转学至堪培拉的天主教会学校,以缓解部分压力。

    但是,伴随学费涨幅超过通胀率,梅利莎埃利斯夫妇表示应付账单难度上升。此外,随着孩子的长大,基本费用开始增加。其中1个小孩的基本费用本来只要1500澳元,现在需要8500澳元。

    埃利斯夫说道:“我们每周都得精打细算,没有多余的零用钱来做其他任何事情。作为父母,要省也是从自己身上省钱。”

    在新南威尔士州(以下简称:新州),私校学费今年上涨了3.7%,涨幅位居澳洲各州/领地前列,而私校的回应则将其归咎于能源成本上涨。新州独立学校协会首席执行官吉奥夫纽科姆(Geoff Newcombe)表示称,过去十年电费年均上涨11%。

    她说:“学校的公用事业成本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要高。随着入学人数的增长,先进技术和空调使用增加,电费等各种公用事业成本逐年上升。”

    “由于能耗较高,澳大利亚电网要求许多学校安装变电站。每个变电站的成本高达40万澳元。”

    另外,Newcombe表示,大多数学校工作人员的薪水至少上涨了2.5%。同时,新州独立学校需要偿还的工程资本贷款接近12亿澳币。

    他说:“虽然官方利率现在可能处于创纪录的低位,但许多学校从多年前开始就以固定利率贷款。”

    “规划成本上升了。所有新学校现在都被认为是重要开发项目,必须由新州规划与基础设施部门进行评估,这需要更广泛,更昂贵的专家规划报告。”

工资因素


    其他教育分析师指出,其实公共部门的成本上涨类似,但是独立学校由于需要公开学费,继而引发了更多的关注。
 

    独立学校长协会主席贝丝布莱克伍德(Beth Blackwood)指出,私校员工薪水上涨是最大的成本因素之一。她说:“大多数教学单位的企业协议工资涨幅都高于CPI。很多新入职的员工在执教的前8-9年内每年都会有加薪。”“独立学校通常从上午7点至晚上7点开放,因此费用不仅与上学时间有关,而且与资源有关。花钱的地方很多,例如课堂活动、社区活动、课后活动、公用事业、STEM设备费用和新的心理健康计划等等。”

    Blackwood表示,对于一些独立学校而言,如果政府补贴模式发生改革,变得更倾向于学生家庭付费模式,自己学校都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打击。

    Edstart首席执行官杰克史蒂文斯(Jack Stevens)表示,私校家长虽然一直在抱怨学费上涨的情况,但是连续十年涨幅高于同期通胀率还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毫无疑问,对于澳大利亚家庭来说,教育是当务之急,但我不确定每个人都为经济负担做好了准备。”学校方面则一直面临着改善设施和降低师生比例的竞争压力,这给他们的成本带来了巨大压力。 Stevens表示,尽管如此,私校几乎不存在价格欺诈的迹象。他说:“一些需求旺盛且等候人数众多的顶级学校学费涨幅通常比那些有空位的学校要低。如果有任何价格欺诈的迹象,您会看到相反的结果。”“很明显,学费的上涨主要是由学校运营成本的增加,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政府资助的减少多导致。”

    另外,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费用增加和基本费用上升的结合也会导致学费发生明显变化。他说:“一所学校不能针对某一个学生开出2万澳币的账单,这种情况已经行不通了。相反,所有学生必须共享一个学期年度的支出。”

上一篇:2020想移民澳洲?看看哪个州适合!
下一篇:去澳洲留学哪个地区最便宜?
     
您的位置:主页 > 澳洲留学 >

澳洲私校学费年涨幅约同期通胀率的两倍,某些地区家长承受压力大

时间:2019-12-03 10:02点击:
    澳洲私校学费涨幅几乎是同期通胀率的两倍,并且在过去十年内持续超过工资涨幅,继而导致澳洲130万私校家庭背负的教育成本明显攀升。教育融资企业Edstart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澳洲私校消费涨幅为3.1%,几乎是同期通胀率的两倍。Edstart于近期对澳洲全国1600户家庭进行了一项调研。结果显示,私校学费占家庭税后收入的比例平均高达35%。在南澳和维州,这一比例接近40%。具体而言,某些地区的家长承受压力明显更大。例如,悉尼市中心麦格理文法学校(Macquarie Grammar School)今年的学费上涨了10.8%。
 

    墨尔本东郊的艾玛斯学院(Emmaus College)学费上涨了6.9%,布里斯班西部的图尔特霍尔姆学校(Stuartholme School)学费上涨超过6%。然而,学费上涨并不仅仅局限于富裕郊区的顶级私立学校。

    梅利莎埃利斯(Melissa Ellis)夫妇一家居住在在堪培拉,他们拥有4个小孩。其中3个孩子在天主教会学校上学,另1个小孩今年刚上了公立学校。据其透露,当4个小孩都在天主教会学校上学的时候,每年的学费支出高达37,000澳币。

    她说:“我丈夫每周必须工作六天。我在家也得工作。我通过e-Bay二手物品销售来补贴家用,帮助他们支付费用。”

    “事实上,不仅仅是学费,还有其他费用产生,例如外出露营费用在400-700澳币不等。圣诞节还有一笔1000澳币的费用要付。”
 

    事实上,这对夫妇的4个小孩在更早的时候都就读于当地顶级的英式私校,但是疲于支付学费而转学至堪培拉的天主教会学校,以缓解部分压力。

    但是,伴随学费涨幅超过通胀率,梅利莎埃利斯夫妇表示应付账单难度上升。此外,随着孩子的长大,基本费用开始增加。其中1个小孩的基本费用本来只要1500澳元,现在需要8500澳元。

    埃利斯夫说道:“我们每周都得精打细算,没有多余的零用钱来做其他任何事情。作为父母,要省也是从自己身上省钱。”

    在新南威尔士州(以下简称:新州),私校学费今年上涨了3.7%,涨幅位居澳洲各州/领地前列,而私校的回应则将其归咎于能源成本上涨。新州独立学校协会首席执行官吉奥夫纽科姆(Geoff Newcombe)表示称,过去十年电费年均上涨11%。

    她说:“学校的公用事业成本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要高。随着入学人数的增长,先进技术和空调使用增加,电费等各种公用事业成本逐年上升。”

    “由于能耗较高,澳大利亚电网要求许多学校安装变电站。每个变电站的成本高达40万澳元。”

    另外,Newcombe表示,大多数学校工作人员的薪水至少上涨了2.5%。同时,新州独立学校需要偿还的工程资本贷款接近12亿澳币。

    他说:“虽然官方利率现在可能处于创纪录的低位,但许多学校从多年前开始就以固定利率贷款。”

    “规划成本上升了。所有新学校现在都被认为是重要开发项目,必须由新州规划与基础设施部门进行评估,这需要更广泛,更昂贵的专家规划报告。”

工资因素


    其他教育分析师指出,其实公共部门的成本上涨类似,但是独立学校由于需要公开学费,继而引发了更多的关注。
 

    独立学校长协会主席贝丝布莱克伍德(Beth Blackwood)指出,私校员工薪水上涨是最大的成本因素之一。她说:“大多数教学单位的企业协议工资涨幅都高于CPI。很多新入职的员工在执教的前8-9年内每年都会有加薪。”“独立学校通常从上午7点至晚上7点开放,因此费用不仅与上学时间有关,而且与资源有关。花钱的地方很多,例如课堂活动、社区活动、课后活动、公用事业、STEM设备费用和新的心理健康计划等等。”

    Blackwood表示,对于一些独立学校而言,如果政府补贴模式发生改革,变得更倾向于学生家庭付费模式,自己学校都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打击。

    Edstart首席执行官杰克史蒂文斯(Jack Stevens)表示,私校家长虽然一直在抱怨学费上涨的情况,但是连续十年涨幅高于同期通胀率还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毫无疑问,对于澳大利亚家庭来说,教育是当务之急,但我不确定每个人都为经济负担做好了准备。”学校方面则一直面临着改善设施和降低师生比例的竞争压力,这给他们的成本带来了巨大压力。 Stevens表示,尽管如此,私校几乎不存在价格欺诈的迹象。他说:“一些需求旺盛且等候人数众多的顶级学校学费涨幅通常比那些有空位的学校要低。如果有任何价格欺诈的迹象,您会看到相反的结果。”“很明显,学费的上涨主要是由学校运营成本的增加,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政府资助的减少多导致。”

    另外,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费用增加和基本费用上升的结合也会导致学费发生明显变化。他说:“一所学校不能针对某一个学生开出2万澳币的账单,这种情况已经行不通了。相反,所有学生必须共享一个学期年度的支出。”

上一篇:2020想移民澳洲?看看哪个州适合!
下一篇:去澳洲留学哪个地区最便宜?
版权所有杭州优朗出国服务有限公司 浙ICP08104750
取消

感谢您的关注,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添加微信,在线沟通